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评论 >

伊世顿违法狂赚数亿背后的关联者有谁:华鑫期货卷入

2015年的那场股市异常波动对每个参与者来说均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彼时的蓄意做空势力通过操纵市场攫取了巨额私利。注册于张家港保税区的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伊世顿”)便是如此一家公司。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伊世顿通过华鑫期货技术总监金文献进行交易软件的修改,藏匿于中金所等机构的监管视野之外,搭建起高频交易平台。最终,伊世顿助推股市下跌惨状,并于事后成为千夫所指,涉及其高频交易的一干人等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时过境迁,第一财经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处获悉,伊世顿操纵案件牵连的人员开始慢慢复出了。比如,沪上主营量化投资的私募基金公司上海启态易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启态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杜平。在伊世顿高频交易案中,杜平与华鑫期货签署了软件服务协议,他为华鑫期货给伊世顿交易提供返佣走账的通道及发票服务。

在伊世顿高频交易案中,杜平与华鑫期货签署了软件服务协议,他为华鑫期货给伊世顿交易提供返佣走账的通道及发票服务。而返佣绝大多数进入了金文献“口袋”,杜平则收取约12%的“开票手续费”,事后杜平也主动上缴了非法所得。

金文献“引狼入室”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6月2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伊世顿及其相关人员操纵期货市场一案。法院审理查明,伊世顿于2012年9月成立,由俄罗斯人扎亚、安东实际控制。2013年6月起,伊世顿为逃避证券期货监管,通过该公司执行董事高燕、华鑫期货技术总监金文献介绍,以借用或者收购方式,实际控制了19名自然人和7个法人期货账户,与伊世顿公司自有账户组成账户组,进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股指期货合约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伊世顿于2012年9月12日成立于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保税区,注册资本50万美元。

不过以上的名义信息似乎都是幌子,伊世顿真正的身份是高频交易参与者。伊世顿操纵股指期货之所以成行,离不开懂技术的金文献的协助。第一财经获悉,金文献2011年3月进入华鑫期货担任技术总监,主要工作职责为维护华鑫期货的交易系统、软件网络等。据华鑫期货总经理李俊回忆:“伊世顿公司是金文献在2012年左右介绍到华鑫公司开设账户的,当时金文献称伊世顿是一家中外合资的贸易公司,准备投入两三百万资金从事期货交易,并把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带到我的办公室当面洽谈,之后我就安排金文献去办理了开户手续。”

很快,伊世顿在华鑫期货开设了交易账户。李俊难以料想到的是,这家公司不久之后便为华鑫期货带来了丰厚利润;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随后而来的又是一场“灾难”。

据李俊在公安机关提供的笔录信息,由于伊世顿通过高频交易的方式进行期货交易,成交量非常大,每月交易量占到华鑫期货月交易总量的80%。由于成交金额惊人,当时的手续费如果按照常规的方式收取显然非常高。为了留住如此优质客户,在李俊的授权下,金文献和伊世顿的高燕进行了洽谈,最终商定以包月形式收取费用。

彼时,伊世顿带给华鑫期货的利润主要有三方面:交易手续费、交易所返佣和客户保证金产生的利息。其中客户保证金存入华鑫期货指定账户,其产生的利息由华鑫期货收取。“因为交易量每月逐步增多,保证金的数额也逐步增多。所以产生的利息也就越来越多,华鑫期货从中收取的利息也就大额增加。”李俊称,伊世顿公司对于保证金利息,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为华鑫期货引入大客户的金文献无疑是位“功臣”。李俊称,他在当时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奖励(现规定为留存给公司净手续费的20%)。另鉴于2014年伊世顿交易量巨大,为华鑫期货获得相当大的利润,华鑫期货给金文献发放了一笔约200万元的年终奖。

然而,金文献并不满足上述奖励,他还主动找到李俊,为伊世顿“要到”了更大数额的返佣,但事后来看,这部分返佣绝大多数进入了金文献的“口袋”。第一财经获悉,当时的返佣主要有三种:留存返佣,它是华鑫期货从伊世顿交易中赚取的手续费,从中返还一部分给伊世顿公司;减免返佣,它为交易所收取的手续费返还华鑫期货部分,华鑫期货再根据伊世顿公司交易金额占其总交易额的比重,拿出一部分返还给伊世顿公司;特法返佣,即特殊法人返佣,即华鑫期货为了吸引基金等机构来开户交易,会返还它们一部分交易手续费,所以针对伊世顿控制的富舜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富舜投资”)的多个基金,华鑫期货进行了一定比例佣金的返还。

据相关媒体报道,双方约定先用伊世顿少量资金合作产品进行测试,看量化模型的有效性。2014年8月28日,富舜共赢10号单一客户专户产品成立,初始投资规模600万元;2015年1月13日,成立富舜共赢11号,初始投资规模400万元;2015年2月2日,成立12-16号,初始投资规模均160万元。这些产品总规模为1800万元,均由伊世顿指定的投资团队进行投资决策并下单操作。产品的托管行均为招商证券(600999,股吧),期货交易商为华鑫期货。所有产品均备案。

然而,这样的客户资源,亦为其后华鑫期货卷入伊世顿的非法交易埋下了伏笔。金文献彼时对李俊称,伊世顿提出华鑫期货要在信息技术上提供最大化的支持。而李俊的答复是:“只要遵守证监会和四大交易所制定的相关规定,需要什么支持都可以。”

非法交易发生

据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2015年初,伊世顿公司将自行开发的报单交易系统非法接入中金所交易系统,直接进行交易。同年6月1日至7月6日,该公司利用以逃避期货公司持仓验证等非法手段获取的交易速度优势,大量交易中证5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沪深3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共377.44万余手,从中获取非法利益人民币3.893亿余元。

经判决,法院对伊世顿公司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亿元,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3.893亿元;对高燕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00万元;对梁泽中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对金文献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和职务侵占罪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另经查明,金文献还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华鑫期货资金人民币1348万余元。

伊世顿之所以能绕开监管,离不开华鑫期货内部人士的“鼎力”支持。金文献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据金文献在事后交代:他当时做的事情是,根据规定运行和维护伊世顿公司使用的华鑫期货的交易系统,帮助伊世顿把买来的新服务器送入机房、安装上架,然后将带外管理端口接到伊世顿公司的交换机,通过专线连接到伊世顿公司位于上海梅龙镇广场的办公地点。然后,伊世顿就可以通过上述连接专线对服务器安装交易策略、设置或修改交易参数,并维护其用来交易的华鑫期货的交易系统。

据金文献的笔录所述,飞马系统是中金技术公司开发的交易系统,也是中金所默认许可的交易系统之一。如果期货商或者期货商的客户想要使用自己的交易系统进入中金所交易,必须要申请许可通过后才可以。伊世顿公司想用自己开发的RM交易软件在中金所交易,而申请中金所许可的要求又非常苛刻,所以在华鑫期货公司审核伊世顿公司RM系统的情况下,伊世顿公司的安东等人让其协助将RM系统伪装成飞马系统,以通过中金技术公司的监控。而金文献利用自己的职业技能和资源,帮助伊世顿巧妙躲过了监控。

对此,李俊在事后感叹称,华鑫期货对伊世顿只提供现场的网络和运维服务,伊世顿用于期货交易的所有服务器都是其自行采购的。“我一直以为伊世顿公司使用的是我司的CTP交易系统,从来不知道伊世顿有自己开发的交易系统。我们在金文献出事后进行内部核查后才发现它有自己的交易系统问题。”

另有关联者

除了金文献所在的华鑫期货、上文提到的富舜投资外,另有几家公司牵涉其中。陈关庭经营的上海华辰远大实业有限公司及杜平经营的上海启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启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华鑫期货给予伊世顿的返佣提供了走账服务,而事后这部分资金的大头进入了金文献的“口袋”。据金文献供述,陈关庭是他早年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539厂的同事,也是义乌老乡。

另一位提供走账服务的杜平来头不小。资料显示,杜平1992至2002年间先后攻读华中科技大学光电子工程专业本科、武汉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上海交通大学模式识别与智能控制专业博士。2002年至2006年,就职于英特尔中国软件(600536,股吧)实验室工程师;2006年12月至2007年12月,在北京微软亚洲工程院,担任项目经理,2008年杜平来到上海创业。

据天眼查统计,杜平一人掌握了5家公司,分别为上海启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启态网络”)、上海启态易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启态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启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启态信息”)、苏州启格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其中苏州启格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与伊世顿的注册地址均为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该公司现已注销。

第一财经获得的一些司法材料显示,2013年7月至2014年初,杜平通过实际控制的启态信息、启态网络与华鑫期货签署《程序化交易系统服务协议》,交易金额涉及380余万元,交易名目为系统外来账、软件服务费、技术转让等。

在伊世顿高频交易案中,杜平与华鑫期货签署了软件服务协议,他为华鑫期货给伊世顿交易提供返佣走账的通道及发票服务。而返佣绝大多数进入了金文献“口袋”,杜平则以虚开发票的形式,收取约12%的“开票手续费”,据此交待,并未有实际业务往来,事后杜平也主动上缴了非法所得。

而如今,杜平是沪上的私募管理人,他旗下的启态投资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通过量化模型研究及投资,2015年获得基金业协会备案。截至目前,启态投资团队已发行十余只私募基金阳光产品,管理规模超5亿元。

如今,A股市场在严监管的治理下,逐渐向着健康发展的轨道回归。有别于利欲熏心的蓄意做空与投机交易,价值投资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