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评论 >

对“假结构性存款”需专项整治

央行近日发布《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显示,截至4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增至9.15万亿元,仅前3个月就新增1.84万亿元,超过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从这组数据中,足可看出结构性存款正于当下“大热”,用“爆发式增长”来形容亦不为过。

当前,储蓄存款增长缓慢,尤其4月份个人储蓄存款出现大幅度下降,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稳定存款成为各行工作重中之重。由于现有储蓄存款利率较低,对居民吸引力较差,加之资管新规要求银行理财产品不得承诺保本,这就为收益较高的结构性存款增长大开方便之门。因此,部分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将结构性存款作为市场竞争的重要抓手予以大力发展。

事实上,结构性存款并非新型产品。早在2002年,光大银行(601818,股吧)就开始推行结构性存款业务,此后,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也相继推出汇利通、汇利丰、汇聚宝、汇得盈等结构性存款产品。从产品结构上看,虽然挂钩衍生品不同(如利率、汇率、商品价格、指数等),但结构性存款的基本结构不变,即以“基础存款+金融衍生品”的模式进行。除存款产生的固定收益外,投资者还可获得与标的价格波动挂钩的衍生收益。

然而,一些中小银行机构销售的结构性存款并未与金融衍生产品等挂钩,收益率仅有“非此即彼”的两个档位,产品说明书中触发低收益的事项均设置得十分苛刻,高收益事项则极易达成,实际是一种没有实质性结构性操作的“假结构性存款”,是一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变相高息揽储手段。究其产生的原因,无非有两点:一是在当前存款竞争激烈,资管新规明令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的情况下,一些银行为争取更多的存款市场份额,不惜提高利率揽存。资料显示,当前部分结构性存款预期收益已达4.6%甚至更高。二是为了兑付即将到期的理财产品资金。过去,有相当部分银行机构搞理财资金池,期限错配问题较为突出,为保证理财资金的按期兑付,不得不通过“假结构性存款”来吸纳更多资金。

“假结构性存款”存在错误宣传问题,不仅让一些投资者误认为目前银行仍存在保本保收益的“刚性兑付”理财产品,同时也提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并最终会转嫁给实体经济,加剧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更为严重的是扰乱正常的存款市场秩序,挑战监管底线。因此,监管部门有必要对“假结构性存款”进行专项治理。

一方面,监管部门应及时开展针对性的专项整治,对假借结构性存款之名变相提高利率揽存,以及规避资管新规,通过发行结构性存款来替代保本理财,打政策“擦边球”的行为加以制止。对规避监管,违规套利,扰乱市场秩序,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银行机构,依法予以查处,切实维护良好的金融竞争秩序,防范金融风险。

另一方面,要尽快出台针对结构性存款的具体监管办法,设定开办结构性存款的业务门槛,明确银行机构应具备的资格标准,依法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和市场竞争。只有通过强有力的政策,在规模、结构、标的、信息披露等多方面进行指引和规范,才能引导结构性存款业务回归本质,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