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深度报道 >

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延期波及 部分政信类产品推介“降温遇冷”

“原先一些高净值客户已经口头答应认购即将面世的政信类产品,如今他们开始以资金周转问题等为由搪塞。”最近一周, 一家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部主管聂伟(化名)明显感受到新的营销压力。

起初他不以为然,毕竟,收益率应该是王道。

用益信托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2月成立的集合信托产品平均预期年收益率为7.12%,环比上升0.31个百分点,是2017年以来首次单月平均预期年收益率超过7%。

但令聂伟没想到的是,这些客户对此无动于衷。记者多方了解发现,多家财富管理机构在代销政信类产品时,同样遇到类似的营销窘境。

“有客户直接要求我必须做出书面承诺,确保政信类产品不会遭遇兑付违约风险,才肯认购。”一家财富管理机构负责人说。

这让他左右为难,当前不少高净值用户之所以对政信类产品如此谨慎,首个省级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延期仅仅是一个因素。更大的冲击是,近期媒体报道多个地方政府下修GDP等经济数据,让他们担心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且实际负债率上升,会波及未来还款能力。

投资者:提前赎回“避险”

一直以来,政信类产品是信托公司眼里的“宠儿”,尤其是与省级地方融资平台合作的,更是信托公司竞相争夺的优质业务。

究其原因,一是国家43号文出台后,多数政信合作产品按照新的政府融资负债模式、应收账款模式、存量债务的化解模式创设,相关产品还款流程正式回归政府的债务体系,并通过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或纳入新的财政预算体系,解决了合规操作与资金安全等问题;二是不少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存在较高的基建项目融资建设需求,有助于信托公司迅速做大规模效应。

“其实多数高净值投资者也偏好投资政信类产品,一般认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会兜底”,聂伟分析,过去两年,他所在的信托公司将政信类产品开发作为重要的业务扩张与利润增长点。

具体而言,这家信托公司在加大与GDP增速、财政增速有较大发展潜力的省市地方融资平台合作同时,减少与某些去产能压力较重的资源大省政信类业务合作,从而降低政信类产品风险。

此外,他们还进一步扩大中西部地区政信类业务合作规模,原因是中西部地方融资平台基建类项目竞争未必激烈,信托公司的谈判话语权较高,令相关项目融资利率存在一定幅度的溢价,给投资者与信托公司创造更高收益。

然而,随着近期多个地方政府下修经济数据,加之本周首个省级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延期事件持续发酵,信托公司的这些努力“化为泡影”。

“本周每天都有好几位高净值客户咨询能否提前赎回或转让政信类产品份额。”聂伟透露,尽管客服人员解释这些政信类产品已纳入地方政府财政预算体系,还款相对安全可靠,但解释未必能打动所有高净值客户。

令聂伟惊讶的是,部分债券投资类信托产品也遭遇赎回压力。原因是城投债投资比重较大,进而引发投资者担心,一旦更多地方政府下修经济数据,势必放大资本市场对地方政府还款能力下滑的顾虑,城投债同样会遭遇不小的抛售压力。

“其实,这是多米诺效应。要求提前赎回政信类产品与城投债信托计划的,主要是同一批投资者。”聂伟直言。为了缓解投资者的担心,当前他所在的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部决定暂缓政信类产品营销,转而用挂钩量化投资型私募基金的信托产品替代。

他坦言,如今只有等待即将到期的几款政信类产品按时顺利兑付本金利息,重拾高净值投资者的信心,信托公司才会考虑重启政信类产品推介。

机构:政信类合作门槛收紧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信托公司与资管机构也开始收紧政信类合作的门槛。

一家民间资管机构业务主管透露,这两天公司风控部门对所有政信类产品进行风险排查,一是要求项目经理需尽快全面了解各个地方融资平台近期经营状况,判断是否有足够的资金筹集能力按时兑付产品本金利息,对存在兑付违约隐患的政信类产品尽早做好延期兑付的应对预案;二是暂缓存在经济数据虚高地区的征信类合作项目,除非地方融资平台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筹资还款安排机制。

“上周以来,公司高层专门前往部分城市与地方融资平台负责人面谈,当面确认相关的筹资还款安排。”前述主管透露,这背后,打破了以往他们以为中央政府会代发国债转移支付进而变相兜底的侥幸心理。

目前他最担心的是,一旦部分地方融资平台坦言资金筹措有难度,建议出让土地或其他资产抵债,相应的资产处理还款流程将变得相当复杂。

两年前,他在信托公司曾参与一款三四线城市政信类信托产品抵押物处理还款工作,当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给予的土地一度出现流拍状况。所幸的是,过去两年当地房地产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反而让这块土地变成“香饽饽”,信托公司得以将它卖给一家房地产公司套现还款。如今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加强与银行房地产信贷政策收紧,能否轻松处理土地资产还款,心里没底。

“不少高净值客户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过去两周我们将充足土地资产抵押作为政信类产品的一大风控亮点,但他们基本不予理睬,直接询问地方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财政收入兑付产品本金利息。若地方融资平台负债率超过70%,即便预期收益再高,他们也宁愿选择观望。”他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