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社区 >

老龄化已走近,“带薪陪床”还有多远

在北京一家传媒公司工作的90后女孩小栾,是一名独生子女。她的爱人也是一名独生子女。小栾刚结婚不久,如今生活在北京。小栾告诉记者:“我的老家在山东,爱人老家在山西。现在我们两家的老人都还身体健康,我们会趁节假日回两家看看。可是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需要照顾孩子,几位老人又远在外地,将来一旦老人生病了,我们平时工作又忙,没有足够的护理时间,想想就让人发愁。”像小栾这样的家庭全国还有许多。专家表示,由于此前人口政策的原因,造成了如今很多年轻家庭将会面临多个老人需要抚养的严峻问题。

日前,全国老龄办发布2017年全国“十大老龄新闻”,其中提到,截至2017年年底,黑龙江、福建、河南、湖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等8个省区市通过地方立法,建立了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护理假制度。新闻一出,立即引发全社会广泛关注。

“出台‘带薪陪床’制度当然好,这样照顾老人会方便很多。可是能否落实呢?”小栾有些担忧。

老龄化已走近,“带薪陪床”还有多远

一对老年夫妇在江西南昌青山湖社会福利中心附近的公园散步。

让老人得到来自子女的照顾

记者梳理发现,福建、黑龙江、湖北3省在护理老人的时间长短以及护理期间是否带薪等问题上规定各不相同。

2017年3月1日起施行的《福建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独生子女的父母年满60周岁,患病住院治疗期间,用人单位应当支持其子女进行护理照料,并给予每年累计不超过10天的护理时间,护理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老龄化已走近,“带薪陪床”还有多远

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区宣赤路北社区“养老驿站”的医务人员给社区老人测量血压。

2017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湖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对赡养人、扶养人照顾失能或者患病住院老年人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便利,并给予每年累计不少于10天的护理时间;对独生子女照顾失能或者患病住院老年人的,每年护理时间应当累计不少于15天。

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黑龙江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第十二条规定,老年人患病住院期间,子女所在单位应当给予其陪护假。独生子女的陪护假每年累计20日,非独生子女的陪护假每年累计10日。陪护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老龄化已走近,“带薪陪床”还有多远

几位老人在北京国际老龄产业博览会上体验可折叠的轻便小巧型电动轮椅。

湖北省老龄办有关同志告诉记者:“由于各省面临的实际情况不同,我们在最初调研的时候,就有很多企业员工表示,希望延长护理时间。因此我们在《办法》里只设下限时间,没有设上限时间,这样就充分保证了子女护理时间,减轻了老人怕耽误子女工作的不安和自责。也正因为如此,和福建、黑龙江等省份提出‘护理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不同的是,我们充分考虑到企业的情况后,在这方面没有作出硬性规定。”

“家庭是老年人生活的主要场所、精神的重要依托和养老的基本单元,在解决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家庭赡养、扶养不仅是法律义务,更是道德要求。为使更多老人能得到来自子女的亲情照顾,而且为避免用人单位对独生子女就业的排斥,我们今后也将继续努力,进一步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提高老年人社会保障水平。”湖北省老龄办有关同志表示。

“带薪陪床”抓住了老龄问题的焦点和痛点

据黑龙江省老龄办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黑龙江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有705万,占全省总人口的18.5%,且呈高龄化、空巢化、失能化、少子化四化并发态势。黑龙江省独生子女家庭比例高,留守、空巢老年人患病住院的护理问题已成社会性难题。“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各方面普遍认为,设立陪护假有利于缓解独生子女在父母患病住院期间的后顾之忧,减轻这一部分人的医疗护理负担。”这位负责人说。

老龄化已走近,“带薪陪床”还有多远

河北大城县一家养老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陪伴老人欣赏雪景。

据统计,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3亿人,占总人口的16.7%。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董克用表示,随着我国老龄化速度逐步加快,老年人问题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都会是社会热点问题。此外,由于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大,遇到的养老问题也更多。“以此次设立护理时间为例,老年人生病住院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短期治疗,一种是长期治疗。然而无论哪种情况,在入院之初都急需家庭成员或者子女的照顾。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今后老年人入院治疗的可能性和次数都会增加。法律规定带薪护理老人的想法是很好的,体现了人文关怀。但是,实际执行起来将面临不小难度。另外,为了保障落实,一方面当事人需要开具准确的老人住院证明,另一方面用人单位也需要认真准确地进行核查。这样又在无形中增加了用人单位的人工成本。”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表示,此次8个省区市的做法,抓住了当前老龄问题的焦点和痛点,通过立法提出解决方案,是补齐老龄工作短板的一个重要举措。“此外,从中央财政到地方财政都要作出相应适当补贴安排。这样做也可以缓解企业的部分压力。”

解决老龄化问题、推进老龄工作,根本上要靠制度安排。独生子女家庭所面临的养老问题和相应困难,政府应该及时予以解决,这是落实执政为民、为民负责的具体体现。“此次8个省区市的做法既是老龄立法的创新,也是关切制度安排,相信通过今后的不断健全完善,独生子女家庭失能老年人的问题可以得到妥善解决。”党俊武说。

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名誉会长邬沧萍表示,更重要的是,要保证各项政策能够落实到位。

多措并举减轻独生子女负担

随着部分省份护理假制度逐步出台,人们开始关注,对即将到来的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乃至全社会又该如何应对?

董克用建议,作为独生子女一代,在遇到老年人抚养方面的问题时,更需要采取社会化的解决方案,“例如在发达国家,亲人住院是不需要家属陪护的,甚至连探视时间都有严格规定。老年人住院后,由医院全权照顾,包括医疗和生活起居。这一点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出台更为合理的医院管理制度,减轻独生子女家庭负担”。

党俊武表示,对独生子女家庭来说,社会化养老是很重要的一个选择。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养儿防老,但现实生活中,很多子女无法在父母身边工作,时间和空间都出现错位。

据民政部数据,截至2017年9月,我国注册登记的养老机构已达2.8万余家,养老床位近700万张。同期,全国民办养老机构达1.25万余家,同比增长7.8%;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和互助型养老设施分别达3.8万家和7.8万家。截至2017年11月底,我国医养结合试点工作取得较大进展,全国93.4%的养老院不同形式地提供医疗服务;养老院护理型床位占比由2015年的低于30%提升到了46.4%。

“其实机构养老、社会化养老是一种进步,对独生子女家庭来说,无论老年人进行何种选择,都是老人的自由。要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让老年人能够安度晚年。”党俊武说。

邬沧萍说,除了一味关心老年人的身体健康,还应该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现在有很多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由于过去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完整的教育,因此文化程度比较低。在社会发生日新月异变化的今天,他们很可能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因此除了对老年人进行更多的陪护以外,还应该鼓励、帮助老年人‘再社会化’,培养老年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从而真正减轻独生子女家庭面临的负担”。

网友评论

●巾帼女汉子:

非常赞同这项暖心政策,希望能落实下来,不要成为一句空话。

●我爱我家:

完善养老机构、提升社会机构服务能力等,才是更为关键的环节。

●昆嵛山:

这几年大家普遍关注养老问题。养老涉及社会方方面面,如何统筹协调好各方利益,确保社会养老政策持久有效、高效运转,还要大家不断去探索。

●天使:

政策是好,但若用人单位不执行,只会给独生子女增添更多烦恼,甚至丢了饭碗。

●春杏儿:

为老年人着想说明我们国家越来越进步了。父母辛苦供孩子上学,等孩子长大了出息了,和孩子见面却成了奢求,想想真的有些酸楚。其实父母都期盼和儿女在一起,但大多不愿给孩子添麻烦,真正需要护理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

●Amy阿咪:

有些80后背负着照顾两个孩子、四个老人的重担,有限的假期都用来照顾老人孩子了,假期真的不够用,关键还是得有专业的陪护机构。

●横琴带鹤:

希望所有漂泊在外的子女都享有护理假,一样的天下父母心,不能区别对待。

●仙人球:

私企恐怕难以落实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