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社区 >

六年磨一剑,西方有缘得识郭黄恋

今年春节对她而言是一个充满期待又略感紧张的节日,因为由她翻译的中国经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定在春节期间面向全球正式出版发行。这也是该书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

瑞典姑娘安娜·霍姆伍德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郝玉青

六年打磨出《射雕英雄传》第一卷

郝玉青翻译的《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2月22日由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

“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郝玉青对新华社记者说。

从产生翻译的念头到最终出书,她用了将近6年时间。

2012年,在中国从事过图书代理工作的郝玉青向一位西方图书代理商推荐了《射雕英雄传》。她认为,翻译金庸的这本书可以成为一个良好开端,是向英国出版界介绍中国武侠作品的绝佳方式。

代理商随后让她摘译了一段《射雕英雄传》作为样本,开始寻找对此感兴趣的西方出版商。第二年,麦克莱霍斯出版社看中了郝玉青的翻译,买下版权,计划把这本书分为四卷陆续翻译出版。郝玉青负责翻译第一卷和第三卷。

去年年底,记者刚联系上郝玉青时,她正在为该书第一卷做最后的润色和校对工作,同时每天还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忙得天昏地暗。

不过,郝玉清把这本译作看成自己的另一个孩子,为了“孕育”它,不得不牺牲一些陪伴儿子的时间。

“养育孩子的父母都是真英雄,”她笑言,“但我希望以自己的工作给儿子树立一个好榜样,让他知道努力工作和家庭生活都重要,应该可以兼顾。如今,这本书出版,就像孩子独立了,我没法再做任何修改,只能学会放手,让孩子独自出去闯荡,同时心里为他祈祷。”

毕业于牛津大学历史专业 最先买的金庸书是《鹿鼎记》

郝玉青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她在英国长大,后在牛津大学读历史专业。十多年前,20岁出头的她独自到中国游学。“那是一次奇妙的旅行,我很遗憾自己听不懂中国话,但我又很好奇,因此回到欧洲后我决心要学中文。”

这一学,就是整整三年。郝玉清先到英国牛津大学中文专业学了一年,之后去台湾师范大学语言中心深造,最后又返回英国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读中国文学和历史。

郝玉青偏爱中国古典文学,唐诗、宋词、文言文,都令她痴迷。她为女词人李清照所倾倒,亦钟情屈原的《楚辞》。

“相比正统文学,我更喜欢在不落窠臼、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品里徜徉。”郝玉清说。这也是她后来迷上金庸武侠小说的重要原因。

在台湾留学期间,好友推荐她读金庸。面对书店里满满一书架的武侠小说,她买下了自己的第一本金庸作品《鹿鼎记》。

她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传承,“有点像《西游记》和《水浒传》”。此外,金庸善于在虚构的武侠世界里表达自己的价值观,这也让郝玉青感到有趣。

翻译盖世神功 无敌招式最令她“头疼”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习期间,郝玉青开始接触中国文学翻译。毕业后,她选择翻译为职业,“每天做的事都是阅读、翻译,以及向西方市场推介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

她翻译的第一本当代长篇小说是《山楂树之恋》,此外还有不少短篇小说。翻译《射雕英雄传》是她迄今为止觉得最难的一次挑战。

她告诉记者,金庸小说涉及大量历史背景、文化习俗、人物、食品、中药……单单是理解这些事物名称并准确翻译出来,就相当不容易。此外,如何翻译原著中虚构出来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也令她“头疼”。

不过,在她看来,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这些。她深知金庸原著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因此她必须“怀着一颗谦卑的心”来翻译。

“肯定会有读者在看我的翻译时忍不住对比原著,一想到这点我就紧张,”她坦言,“但我真的尽力而为了。”

此前,金庸小说的完整英译本只有《雪山飞狐》《鹿鼎记》和《书剑恩仇录》,均是由香港的出版社出版。

据公开报道,《射雕英雄传》的英译名为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书中部分人物如“江南七怪”被译作Seven Freaks of the South;“飞天蝙蝠”柯镇恶是Ke Zhen'e, Suppressor of Evil; “黑风双煞”中的陈玄风是Hurricane Chen,梅超风则是Cyclone Mei;“东邪黄药师”叫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至于武功招式,则多以直译为主,如“九阴白骨爪”译作Nine Yin Skeleton Claw;“降龙十八掌”被翻译成The 18 palm attacks to defeat dragons等等。(张代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