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三板 >

漩涡中的华安保险:实际控制人被捕 股权结构引关注

一石激起千层浪。

日前,铜陵精达特种电磁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精达股份”)(600577.SH)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李光荣因涉嫌行贿罪,被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李光荣的涉案行为与公司无关。

李光荣亦是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安保险”)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华安保险2018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李光荣为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提名薪酬委员会委员、董事战略和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

5月2日,华安保险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李光荣的涉案行为公司没有接到任何司法机关通报和询问,目前与公司无任何关联,对公司经营不产生影响。”此外,华安保险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李光荣虽是华安保险实际控制人,但并不参与日常经营。

股权之变

在华安保险股权结构中,特华系、海航系两大明星资本出没其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02年7月,以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特华投资”)为首的一批民营企业入主华安保险,华安保险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控股的财险公司。

截至2018年一季度,特华投资持有华安保险20%的股权,为华安保险第一大股东。李光荣持有特华投资98.60%的股权,为华安保险实际控制人。与此同时,华安保险持有民太安财产保险公估有限公司21.22%的股权;持有华安财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安资管”)90.00%的股权。

2017年10月,原保监会曾对华安资管下发监管函,在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中,发现华安资管在股东股权、“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合规与内控管理等方面存在问题。例如,股东关联关系管理不规范、报告不及时。公司股东未就其与其他股东、其他股东的实际控制人之间是否存在以及存在何种关联关系向公司做出书面说明,未将公司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报告原保监会。

除与特华系的关系外,在华安保险股权结构中,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投资”)分别持有华安保险12.50%、7.14%的股权,为公司第三、第八大股东。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为关联股东,海航投资的控股股东为海航资本。

华安保险与海航系的关系源于2011年。2011年1月,华安保险增资扩股,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海航资本和海航酒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酒店”)。2011年5月,这一方案最终经原保监会批准,华安保险注册资本完成了由9亿元到14亿元的变更,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分别持有华安保险12.50%、7.14%的股权。

2015年8月,海航投资拟受让海航资本和海航酒店持有华安保险的股权,占总股本的19.64%。在交易完成后,海航资本和海航酒店皆不再持有华安保险股权。

在此基础上,海航系希望更进一步。2016年8月,海航投资拟通过渤海金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渤海金控”)发行股份购买华安保险14.77%的股权,股权出让方为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泽达纺织”)。

海航自入股华安保险后,始终位居第二大股东,与第一大股东特华投资所持股份相差无几。如果渤海金控向泽达纺织购买14.77%股份的交割完成,海航将反超特华投资,跃居第一大股东。

不过,2016年9月,海航投资与股权出让方泽达纺织沟通过程中,在相同交易价格上,交易支付方式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因此经董事会审议,决定放弃该部分股权的优先购买权。2017年8月,渤海金控终止了收购华安保险14.77%股权的计划。

此外,2017年11月,海航投资因综合考虑批文进度、公司现状、未来发展规划以及资本市场环境等因素,决定终止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报材料。

根据海航投资披露的2015年非公开发行方案及有关公告,拟向包括海航资本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2.24亿元,其中一部分拟用于收购华安保险19.643%的股权。

具体而言,收购华安保险19.64%的股权分为两部分,一是海航资本以持有的华安保险12.50%股权认购海航投资非公开发行股份;二是海航投资募集现金收购海航酒店持有华安保险7.14%的股权。

非寿险投资型产品之祸

事实上,提及华安保险,绕不开非寿险投资型产品。所谓非寿险投资型产品,即由财险公司面向个人消费者开发和经营、具有保险保障和投资储蓄功能的保险产品。按照投资部分收益是否约定,可以分为预定收益型(固定利率或联动利率)和非预定收益型两类。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华安保险开始销售非寿险投资型产品;2007年,随着股市大涨,华安保险更是为发展理财型业务而压缩常规型业务。在这一过程中,不仅为华安保险带来了可观的规模保费,还有超额的投资收益。

不过,2008年,受世界金融危机、股市泡沫破裂等影响,华安保险承受巨大压力。当年,原保监会加大了对理财型业务的管控,不再批复华安保险新的非寿险投资型产品。据悉,华安保险理财型业务的给付已于2013年全部给付完毕。

广告

在此之后,华安保险不再生猛。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09年—2017年,华安保险保费收入从28.14亿元逐步增长到115.7亿元,涨幅311.16%;同期,华安保险净利润起伏不定,2012年、2017年为两处低谷,分别为1.52亿元、0.42亿元,2015年净利润7.63亿元,为其他年份可望而不可及。

对此,华安财险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2015年,因为处置持有的精达股份而有一笔大额非经常性损益,所以当年净利润较高。”2010年,华安保险一举成为精达股份第一大股东,大手笔引发市场对于华安保险借壳上市的猜想,不过无疾而终。

华安保险最新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华安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分别是机动车辆保险、意外伤害保险、企业财产保险、责任保险和健康险,但承保均亏损,其中机动车辆保险承保亏损程度最大,共计亏损2.26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