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关注 >

商品多数下跌 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

美元指数自2017年12月18日以来累计下跌约3.5%,美元的弱势为基本金属反弹提供了可乘之机,国内外基本金属期货自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8日展开阶段性上涨行情,其中LME期锌涨势最为迅猛,1月15日LME期锌主力合约一度刷新十年来最高位。

分析人士表示,强劲的基本面是本轮金属涨势的基础,此外,美元维持弱势以及中国需求因素也对金属价格带来支撑。尽管昨日国内有色金属期货整体出现回调,但行情分化。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昨日沪铝领跌板块,但主力多头依然在增仓。

12月18日以来,美元持续偏弱运行,上周三更是加速下跌,目前于90.63点一线企稳。在昨日美元小幅反弹过程中,国内工业品期货集体承压下行,有色金属期货一改前期强势势头普遍回落。

据文华财经数据,截至昨日收盘,沪铜期货主力合约收报54300元/吨,较前一日收盘价下跌1.25%;沪铝期货主力收报14745元/吨,跌幅2.29%;沪锌主力报26065元/吨,跌1.18%;沪铅报18820元/吨,跌2.23%;沪镍主力报97810元/吨,跌1.77%;沪锡主力报144970元/吨,跌0.3%。

但此前,2017年12月8日以来,以上六大基本金属普遍收获了阶段多头行情。昨日的调整行情会否开启金属价格下行之旅?

在国信期货有色金属部门负责人顾冯达看来,或许不会如此。他分析,昨日白天国内期货工业品板块集体回调,其中有色期货带头减仓下挫,市场部分投资者担心的大宗工业品趋势“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然而,目前国内大宗工业品正处于“悲观现实”和“美好预期”的交汇点,特别是在一季度的传统淡季,消费增速偏弱及渠道库存偏高并不是新话题,市场多空在春节前分歧加大,推动商品价格波动增大并不意外。

“从昨日大宗商品的普遍回调来看,行情或许与市场情绪和大资金离场有关,同时,在美元指数疲软的背景下,人民币价格大幅升值,推动商品内外比价走弱,内盘商品较外盘凸显疲软态势。”顾冯达表示。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截至2018年1月16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六大基本金属铜、铝、锌、铅、镍、锡期货所有合约持仓总额占国内商品期货总成交额的25.83%。值得注意的是,在本轮基本金属持续反弹过程中,持仓量并未出现明显放大,甚至还有所下降。分析人士指出,这一方面说明本轮金属价格上行过程中,资金参与热情并未大幅提升,另一方面,也暗示了金属价格虽然持续上涨,但“泡沫”较少,减少了价格大幅下挫的可能性。

品种分化背后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轮行情中,主要金属表现出现分化,综合内外盘来看,伦锌走势最强,而沪铝在昨日成为板块领跌品种。

“近期由于欧洲经济复苏明显,市场对欧洲央行准备削减经济刺激的计划存在预期,导致美元持续走低,利好基本金属。但有色品种各自基本面存在差异,因此各品种走势可能不同。”广州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黎俊表示。

就表现最强的伦锌来看,截至1月15日,LME锌库存为180150吨,处于历史低位,且外盘现货升水达到47美元/吨的高位,伦锌支撑较强。“沪锌也将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提振。国内方面,锌精矿加工费依然处于较低水平,表明锌精矿供应并未明显增加,供应端依然偏紧。需求方面,目前亦是锌消费淡季,下游厂家将在月底悉数放假,需求端对锌价提振有限。整体来看,国内锌市呈现供需两淡的局面,预计锌价将继续高位运行。”黎俊解释。

从铝的基本面来分析,顾冯达认为,目前市场疲软与政策利多碰撞最激烈的品种可能是有色板块。一季度,铝市前期置换的合规产能陆续投产,使得供应处于回升态势,而下游消费在出口推动下暂稳,但临近春节,预计1月底2月份将显著回落。同时,随着交通阻塞问题逐渐缓解,在途铝锭料将逐渐补充至现有库存内,国内铝库存持续偏高运行,交易所库存连续高涨引发市场忧虑。然而,目前行业电解铝平均成本在1.5万元/吨附近,当前多数铝企的吨铝利润处于负值,铝价进一步下跌空间有限。外盘方面,截至1月15日,LME铝库存为1084450吨,处于近5年来低位,而外盘供应依然存在缺口,对伦铝仍具支撑。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观察,从昨日持仓变化来看,六大金属均出现减仓,且多空减仓力度相当。从主要品种主力合约主力席位持仓变化来看,主力1803合约上,沪铜主力前20席位多头减仓4136手,空头减仓1052手;沪铝主力席位多头增仓2349手,空头减仓55手;沪锌主力席位多头减仓5187手,空头增仓942手。整体可以看出,市场偏向于看空铜、锌,而挺铝的态势心态依旧明显。

后市如何布局

展望后市,有色板块如何选择?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

就目前国内市场关注的焦点——供给侧改革及环保逻辑延续下的铜和铝来看,东证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曹洋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2018年宏观变化波谲云诡,市场在美元指数走势、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等关键问题上的分歧,可能会加剧铜价波动。对比2017年,2018年宏观因素对铜价恐更偏利空。基本面来看,全球铜市供需缺口料将收窄,甚至转向过剩。2018年供给干扰因素的发酵较为关键,如果出现原料端重大干扰,供需紧平衡则将延续。

“价格判断上,沪铜主力回调压力渐进式增强,全年整体或前高后低,下半年沪铜主力合约最低目标价在48000元/吨,建议投资者在2018年逢高布局空单。由于内外基本面可能出现分化,内弱外强为全年主基调。套利方面,建议投资者围绕反套展开操作。”曹洋建议。

铝市方面,顾冯达分析,2018年环保趋严仍是大趋势,关注废杂进口限制及大气水污染治理新标准及污染物税费执行。供给侧改革在电解铝行业仍有推行预期,境外铝市呈现相对短缺,铝价在成本抬升过程中有较强支撑,预计铝市全年高点在18000元/吨-20000元/吨,低位在12000元/吨-13000元/吨,价格运行中枢还将上移。

供应释放空间有限,春节延后导致旺盛需求预计将持续至1月底,即2月供需紧张局面将得到缓解,后期运力问题在需求减弱中难以形成市场的主要矛盾点。

近期,山西焦煤集团、同煤等各大煤企纷纷响应国家号召下调电煤价格15元/吨,单纯限价难改动力煤供需关系,但说明煤价基本已经接近国家容忍上限。2016年至今共强制性降价三次,下调之后煤价基本上都有所收敛,三次下调中市场煤报价区间基本集中于730—740,即可推断国家对煤价的容忍上限或为750—800。

关注春节因素影响

2017年安检、煤管票管制等手段干预使超产、黑煤得到极大程度地抑制,表内产量有效性提高。年底为了保安全,煤矿增产意愿普遍强。1月接近年关,产量将较去年12月出现小幅下降,按照以往春节(叠加2月28天)对产量影响估算,将达到3500万—4000万吨。节后两会接棒,因此,我们认为,产量在3月仍然难以出现较大增量,预估一季度原煤产量为8.56亿吨,同比增加6.14%。

进口方面,去年11月、12月进口政策性限制导致进口量大幅下降,其中11月动力煤进口1677.68万吨,较9月高点下降400万吨左右,12月进口方面改善并不明显,考虑到炼焦煤澳洲、蒙古发运或通关仍然受阻,进口量预估仍将保持11月水平,则动力煤进口量预计1754万吨,环比增加4.55%,同比下降16.38%,因此2017年全年动力煤进口约2.02亿吨,同比增加3.01%。去年11月、12月国家控制进口额度主要由于前10月进口累计同比大幅增加,即国家层面对进口量仍然保持谨慎态度,因此预估2018年进口量大幅增长的概率较小。

2月初需求将季节性走弱

预估1月动力煤上下游库存将得到大幅消化,2月初需求断崖式(春节因素)下跌,煤价将逐步走弱,但考虑到经过旺季高峰,库存迅速消化,动力煤跌幅或有限。

海运费一般情况下反映的是沿海电厂的采购心态,因此一定程度对煤炭需求端反应较为敏感,对煤价的阶段性顶部或者底部预测力极强。2017年10月到12月底海运费由于其他非煤炭大宗商品推涨,海运费与煤价背离,甚至对煤价上涨产生抑制效应,但12月中旬海运费迅速下滑至合理水平,海运费与煤价重新恢复正相关关系,即近期海运费上涨基本是电厂补库驱动。电厂库存目前基本处于历史同期低位,因此集中性补库需求仍在,海运费短期仍将保持强势,由于2月需求走弱预期,下游补库情绪也将发生转变。

1805合约基差逐步收缩

通过对动力煤供需关系测算及其现货绝对价格的评估,预计后期动力煤现货价格将逐步走弱,且3月、4月、5月均为消费淡季,虽然4月下游用电企业存在复产预期,但目前种种数据表明环保限产对需求影响弱于预期,因此4月复产仍然难以消除淡季需求走弱的影响。

一季度动力煤基本处于基差收缩阶段,即高贴水下,若现货快速下跌将驱动盘面向下,温和下跌或持稳对做空不利。因此,后期动力煤1805合约仍然需等待超跌后做多,参与做空风险收益比并不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