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聚焦 >

江化微拟近14亿元出让控制权 淄博市财政局将成新东家

    本报记者 李亚男

    筹划控股权变更事项停牌2个交易日后,11月18日晚间,江化微公布了易主方案,淄博星恒途松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博星恒途松”)拟受让公司部分股份,同时,公司拟向淄博星恒途松非公开发行股票。上述事项完成后,淄博星恒途松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淄博市财政局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协议转让+定增”两步走

    公告显示,江化微股东殷福华、季文庆、杰华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票2244.86万股转让给淄博星恒途松,转让价格为29.88元/股,转让总价为6.71亿元,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6%。

    与此同时,淄博星恒途松拟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的3473.95万股股票,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5.06%,本次定增价格为20.15元/股,募资总额约7亿元。

    通过“协议转让+定增”两步走,淄博星恒途松本次耗资约14亿元入主江化微。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淄博星恒途松将持有公司5718.81万股股份,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24.79%,成为公司新控股股东。公司现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殷福华持股比例将降为16.45%,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殷福华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引入淄博星恒途松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优化公司股权结构,提升和挖掘公司资产潜力,促进上市公司未来持续健康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定增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负债。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江化微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约2.5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2.18亿元。从2019年、2020年及2021年9月末资产负债率情况来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5%、43.91%、48.81%,呈逐步上升趋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募资补充流动性和偿还贷款,说明其流动性匮乏,从江化微的财报看,虽然净利润依然是正数,但是其现金流量从2020年开始就转变为流出,尤其是今年三季度,现金流出比以前更快。但可以看到,实际上江化微的营收和净利润并没有太大的提升,这可能是因为上游供应链材料上涨和短缺所致的结果。”

    江化微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具备为平板显示、半导体及LED、光伏太阳能等多领域供应湿电子化学品的企业之一,也是国内产品品种最齐全、配套能力最强的湿电子化学品生产企业之一。2021年,公司成功入选工业和信息化部开展的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不过自2017年上市以来,除2020年业绩有所改善外,2017年至2019年公司净利润均呈两位数下滑。从前三季度业绩来看,今年1月份至9月份,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34.8%。

    新控股股东为国资投资平台

    资料显示,淄博星恒途松于2021年9月24日设立,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业务。淄博恒翊廷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淄博星恒途松的控股股东,淄博市城市资产运营有限公司通过投资决策委员会对淄博恒翊廷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施控制。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吴刚梁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资入主上市公司带来的正面效应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有股东可以为公司提供一定的资金,缓解其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二是可以规范民营企业的整体运作,完善其治理结构,国有股东背书还有利于增强上市公司的信誉,促其重新走上正轨;三是国有股东有望给公司带来一些政策性资源。”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10月31日,上市公司已完成控制权变更数为91家,终止6家,筹划及正在进行中的有80家。今年以来,江苏地区有15家企业拟进行控制权变更,中来股份、秀强股份、振江股份、恒润股份等10家企业实控人拟变更为地方国资委。

    其中,秀强股份变更股份于4月26日过户成功,实控人变更为珠海市国资委,恒润股份也于10月20日完成股份变动登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济宁城投,实控人变更为济宁市国资委。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江苏企业颇受国资青睐的原因主要是企业规模、质地都比较好,而且企业运行与管理也比较规范。国资积极入主上市公司一方面是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对部分公司的纾困之举。”

    吴刚梁表示:“国资入股民企的步伐加快,一方面由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正在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入股民企也是一种混改路径,收购上市公司有成熟的操作模式,运作公开透明,因此成为国资投资的首选;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由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发起设立‘纾困基金’,投资与收购民营上市公司是一种方式。”

(编辑 孙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