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聚焦 >

阿斯利康与君实生物合作终止背后:肿瘤团队大洗牌 PD-1竞争白热化

本报记者 张敏

1月4日晚,上市公司君实生物发布公告称,随着公司自建的商业化团队逐步成熟,2021年12月31日,公司与阿斯利康制药签署了《独家推广协议之终止协议》,公司收回原协议约定的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推广权。

此前,在2021年12月9日,阿斯利康宣布,其中国肿瘤事业部总经理殷敏将离职,最后工作日为12月31日。肿瘤事业部核心高管离职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在显现。

据了解,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的合作达成于2021年2月28日,双方合作仅仅10个月,在如此短期间内结束合作,引发市场关注。

针对此事,《证券日报》记者联系到阿斯利康相关负责人,其向记者表示,一切以君实生物发布的公告为准。

君实生物在回复本报采访时表示,随着公司自建的商业化团队逐步成熟,特瑞普利单抗更多适应症成功纳入最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将有利于进一步推动该药物的市场推广、提升整体销售规模。为更好地落实君实生物下一发展阶段的产品商业化推广策略,积极应对未来的市场竞争格局,双方经友好协商后签署终止协议。君实生物收回原协议约定的特瑞普利单抗推广权,公司商业化团队将负责特瑞普利单抗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部推广活动,并加强在非核心城市区域的推广力度。

阿斯利康肿瘤业务团队大调整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阿斯利康去年前三季度业绩承压,业务团队尤其是肿瘤团队大调整或是此次“分手”的重要原因。

2021年11月12日,跨国药企阿斯利康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阿斯利康第三季度营收为98.66亿美元,同比增长50%;净亏损16.52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6.51亿美元。具体到中国区业务,销售额仅增长2%,与近年来的两位数增长形成鲜明对比。

业绩承压的背后,阿斯利康开始着手业务架构调整。

据媒体报道,2021年11月15日,阿斯利康中国宣布对部分业务架构进行调整,一方面拆分及县业务,及县肿瘤业务并入肿瘤事业部,非肿瘤业务独立,成为及县慢病业务部;另一方面将心血管及代谢事业部、肾脏业务部合并,成立心血管、肾脏及代谢事业部。

2021年12月9日,阿斯利康宣布,其中国肿瘤事业部总经理殷敏将离职,最后工作日为12月31日。2021年12月10日,百济神州官宣,殷敏于2022年1月加入百济神州,担任大中华区首席商务官,同时将成为百济神州中国领导团队和全球执行委员会的成员。

2021年12月16日下午,阿斯利康中国宣布将自2022年1月1日起正式成立全渠道事业部,任命阿斯利康中国副总裁刘谦为全渠道事业部负责人,全面领导阿斯利康中国及县慢病业务部、零售业务部、社区业务部、飞鹰业务部及东五县域市场工作。

PD-1竞争加剧

一方面是跨国药企阿斯利康自身的调整,一方面是PD-1单抗赛道竞争加剧。

君实生物研发和生产的特瑞普利单抗,是首个获批的国产PD-1抗体。而当下,国内PD-1/PD-L1赛道竞争已经激烈。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共有12款PD-1/PD-L1上市,其中包括6款国产PD-1、2款国产PD-L1、2款进口PD-1、2款进口PD-L1。此外,当前还有多款国产PD-1/PD-L1、1款PD-1/CTLA-4双抗处于上市审评阶段。安信证券发布的研报介绍,预计至2022年底,将共计有17款PD-1/PD-L1单抗、1款PD-1/CTLA-4双抗在国内上市,其中国产PD-1/PD-L1共计14款(含双抗)。

除了日渐增多的竞争对手外,PD-1的价格也日趋白热化。据媒体报道,新上市的康方生物/正大天晴的派安普利单抗,在慈善赠药等条件下,年费用压已低至1.95万元/年。如此红海大战,让PD-1单抗企业“如坐针毡”。

“能够清晰的看到,越早进入市场的PD-1产品,越能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市场。”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PD-1单抗比拼的就是上市和进入医保目录放量的速度。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PD-1/PD-L1产品与外企携手开发、在中国市场推广的案例并不罕见。例如,基石药业在宣布公司PD-L1上市之际,表示将与辉瑞通力合作,利用双方的资源和优势,全面提速商业化布局。

在阿斯利康宣布与君实生物分手之际,此前,与信达生物共同推广信迪利单抗的礼来制药曾对外表示,2022年起礼来制药2021年以来负责的约15%医院拜访量将转交信达生物,信达生物将负责信迪利单抗在中国100%的医院拜访。

至此,跨国药企退出国产PD-1单抗推广市场是否会成为趋势?本报将持续关注。

(编辑 崔漫 才山丹)

关键词: 股市 股票市场 证券日报 价值投资 证券日报电子版,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