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观察 >

浙江省宁波市两级法院打造微信小程序“宁波移动微法院

2017年以来,在余姚市人民法院率先试点基础上,浙江省宁波市两级法院打造微信小程序“宁波移动微法院”,为群众提供足不出户打官司的平台,为法官提供高效办案的辅助工具,并且通过数据全程留痕倒逼司法公正,不仅为司法诉讼领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注入了新经验,还进一步丰富充实了智慧法院建设的内涵。近日,笔者走进宁波市两级法院,探寻这个“小程序”背后的故事。

一场“最多跑一次”的改革

2016年12月,浙江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以“最多跑一次”的理念和目标深化政府自身改革。此后,“最多跑一次”在全省全面推开,成为浙江省一张响亮的名片。

然而,在司法领域,“最多跑一次”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立案、开庭到宣判,再到申请执行,“打官司很麻烦”已成为当事人难以言说的痛处。

有时不仅仅是麻烦。

家住武汉的彭女士,几年前借钱给宁波奉化的朋友,到期后对方却不还钱。为了方便执行,她想到奉化区人民法院起诉,却因为要异地立案而耽搁了下来。

李某因刘某借钱未还,将其起诉至鄞州区人民法院。虽然两人均有调解意向,但被告刘某常年在非洲安哥拉工作,回国参与调解十分不方便。

宁波中院审理了一起专利权案件,在开庭前几天,法官祝芳分别接到了原、被告律师的电话,他们都非常着急,表示开庭当天刚好身在外地。

这些都是发生在法院人身边的真实案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种现状?

对于宁波市两级法院而言,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2017年10月8日,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力支持下,余姚法院率先试点微信小程序“余姚微法院”,该平台借助人脸识别、远程音视频、电子签名等技术,可实现手机立案、远程调解、在线开庭、见证执行等功能,是全国法院首批投入实战应用且全流程覆盖的移动办案诉讼平台。

在试点基础上,2018年1月2日,宁波市两级法院全面上线运行微信小程序“宁波移动微法院”,全面适用于民商事案件和执行案件。

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今年1月初,彭女士无意中看到微信小程序“宁波移动微法院”的介绍,登录平台后,她根据提示绑定手机,点击“在线立案”,通过人脸识别,拍照上传起诉状等材料,再进行电子签名,足不出户,就完成了立案申请。

也是在今年1月初,鄞州法院民二庭庭长何彬彬经过前期电话沟通,引导李某和刘某进入“宁波移动微法院”,在确定两个国家时差为7个小时后,选择在下午3时开展调解,最终双方形成合意,何彬彬将调解协议上传至平台,双方进行电子签名,即完成了整个调解流程。

今年1月31日,一场穿越千里的“移动微法院庭审”在宁波中院十八号法庭开启,法官及双方代理律师身处三个城市,原、被告出现在法庭审判席的电脑屏幕中,而当事人则在手机上看到了审判席及对方当事人,身份确认,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一切顺利进行。

为何会想到开发“移动微法院”?余姚法院院长应启明回答说:“传统诉讼模式下,法院是当事人参与诉讼的主要场所,只有改变这种诉讼模式,才能实现司法领域的‘最多跑一次’。于是,我们尝试将全部诉讼流程迁移至手机,让当事人不受时空限制,体验指尖司法。行动不方便或者异地当事人一次都不用跑就能打官司,真正实现零在途时间和零差旅费用支出。”

在形式上,余姚法院选择了潜在用户广泛、无须下载、升级方便和老百姓最熟悉、最善用、最乐于接受的微信小程序。“这非常适用于诉讼这种低频需求。”应启明说,“便捷度决定了当事人使用的意愿,只有足够简便,‘移动微法院’才能有生命力。”

一个颠覆诉讼体验的平台

在传统诉讼模式下,除了来回奔波之外,“常常联系不上法官”也是当事人“用户体验”不佳的原因之一。

如何既保护法官的隐私,又能满足当事人与法官互动的需求,让阳光司法更接地气?这既是“宁波移动微法院”努力的方向,也是该平台独有的魅力。

宁波中院法官沈路峰向笔者演示了该平台“一案一空间”的创新设计:“每个案件,在该平台都会有一个专属空间,当事人可以通过扫描法院提供的二维码或输入密码进入,法官和当事人无须互加微信好友。”

沈路峰说:“在这个空间,当事人可以拍照提交证据以及各类申请,还可以给法官留言。法官在方便的时候,会进行答复和处理。在当事人签署微信送达同意书后,法官和书记员还能通过该平台送达传票等程序性法律文书,极大地提升了办案效率。”

据了解,专属空间里的数据全程留痕,可保存,可监控,既满足了当事人的沟通需求,又倒逼法官与当事人保持恰当的距离。

“一案一空间”不仅适用于审判案件,还适用于执行案件,该平台特有的“见证执行”功能,颠覆了笔者对“执行公开”的想象。

俞国平是余姚法院的一名执行干警,去年12月,他根据线索,前往欠款7000元的被执行人沈某的住所,却见大门紧锁。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总觉得难以向申请执行人开口。如今,他迅速在“移动微法院”平台找到该案,将执行场景用定位、照片发送给申请执行人张某。张某收到短信提示后,也进入专属空间,与俞国平进行沟通。

随后,在热心人的指引下,俞国平在一家昏暗的杂货铺见到了被执行人的老母亲。老母亲表示,愿意还钱,但能力有限。执行法官以文字、视频等形式将上述情况告知申请执行人。

张某在手机里看到这一切,当即表示愿意让步,双方达成4500元的和解方案,当天被执行人的母亲将执行款交予执行法官。

今年1月18日上午,宁海县人民法院通过“浙视频”直播了一起执行案件,成功为90名工人追回工资101万元。而在整个直播过程中,法官的一个举动获得了网友的广泛点赞。

原来,在案件执行立案之后,承办人就积极引导双方当事人进入“移动微法院”。直播过程中,承办人运用该平台,将整个执行过程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发送到申请执行人的手机端,并在线解答了他们的提问,缓解其焦虑心情。

借助“一案一空间”的设计,“宁波移动微法院”极大地丰富了智慧法院的内涵与形式。在这个平台上,宁波市两级法院的法官与当事人充分发挥想象,完成了各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2018年1月4日,海曙区人民法院通过“移动微法院”办结了一起申请公安机关协助查找被执行人的案件。由于该案申请执行人长期出差在外,如为办理申请来回奔波,成本过大。申请执行人在法官的建议下,进入该平台,顺利提交了申请。

2018年1月16日,一买卖合同纠纷案申请执行人的代理律师通过“移动微法院”,向慈溪市人民法院拍照提交悬赏执行申请书,法官对内容予以核实确认后,当天就将该悬赏公告发布到了官方网站上。

也是在这一天,镇海区人民法院召开某公司破产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5名债权人无法到达会议现场,法官引导他们进入“移动微法院”,通过网络同步参加会议。法官在平台上实时推送各项议程及相关报告,并引导5名债权人参与投票。最终,各表决组均通过公司重整计划草案。

一份全力以赴的事业

回顾起为何要在宁波市两级法院推广“移动微法院”,宁波中院副院长黄贤宏说:“余姚微法院平台一上线,短时间内上线案件超过1000件,成为宁波智慧法院建设中投入最少、认可度最高、见效最快、影响最广的项目。”

“我们看到了这个平台的生命力,于是决定在升级、拓展平台功能的基础上,在宁波市两级法院全面推广,既满足当事人多元化、一站式的司法服务需求,又满足法官减少事务性工作、提升办案效率的需要。”

2018年1月11日,“宁波移动微法院”在宁波市两级法院全面推开的第二周,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宁波市两级法院为“移动电子诉讼试点”,这进一步激励了宁波市两级法院。

于是,做实做好“宁波移动微法院”成为2018年全市法院的一号工程,宁波中院成立了“宁波移动微法院领导小组”,下设需求调研组、技术攻关组和法规研究组等。

必须关注法官的需求和感受,这是大家的共识。“我们要让‘移动微法院’成为法官高效办案的一个辅助工具,供法官在需要时使用,而不是让法官24小时待机工作,也不是让法官完全舍弃线下办案方式。”黄贤宏说。

每周,需求调研组都会编发一期需求报告,上面记载着两级法院一线法官在使用“移动微法院”时想到的建议,目前已搜集到262条建议。

“结案后‘移动微法院’手机端案件信息自动删除,建议增加查看已结案件功能。”江北区人民法院法官提议。

“建议在‘移动微法院’中增加当事人地址确认选项。”北仑区人民法院法官指出。

“能否制作更加详细的操作手册,供法官及当事人了解学习?”象山县人民法院法官建议。

针对这些需求,技术攻关组立即开足马力,与技术公司一起商量解决对策,逐一研究。

全新的诉讼模式也引发了一些新问题,比如当事人身份识别、电子送达效力、在线庭审秩序等。法规研究组以最高人民法院试点为契机,研究制定相关规则。目前,《宁波移动微法院若干问题解答(第一期)》已经印发,明确了适用案件的范围、诉讼环节、网上签署文书效力、电子档案归档等事项。

在两级法院的共同努力下,“宁波移动微法院”在全面推开后的一个月内,在线立案或通过法官引入的案件已经突破1万件(含余姚法院前期试点数据,下同)。

截至2018年2月2日,两级法院通过该平台送达2063件,开庭或询问38次,调解或撤诉1500件,办结执行案件435件。其中,受理异地当事人在线立案248起,实现跨省跨市异地签署调解协议138件。

笔者了解到,目前,“宁波移动微法院”正在研发3.0版,并努力打造全领域移动司法协同平台。“我们希望借助该平台引入第三方力量,促进纠纷化解,目前已吸纳534名特邀调解员、2415名律师和近30个金融机构、保险公司进驻。此外,这个平台是开放而包容的,代表委员工作联络、执行协作等,都可以纳入其中。”黄贤宏介绍。

小平台,已开始释放大能量。让我们期待这场司法供给侧改革,不断改变诉讼模式,颠覆诉讼体验。(余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