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观察 >

跟进美国加息?机构称中国货币政策“以我为主”不会跟进

对于2019年央行是否有可能下调公开市场利率、甚至基准利率,王青分析,2019年外部不确定性很大,经济下行压力还有加大的可能,但“降息”在央行的政策选项中仍处于较为靠后的位置。

新京报讯(记者 顾志娟)美东时间12月19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2.25%-2.50%区间。这是今年内的第四次加息,也是2015年12月以来第九次加息。美联储同时公布的利率预期点阵图显示,2019年还将加息2次,较9月份预期的加息次数减少1次。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就业市场收紧和通胀达标促使美联储实施年内第四次加息。下一步美联储是否继续保持货币收紧步伐,主要取决于美国国内物价上涨势头。考虑到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下行概率较高,美联储加息节奏趋于放缓。中国方面,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货币政策将以“以我为主”,预计央行将继续选择不跟进加息,未来一段时期国内利率将“不升不降”。

就业和通胀数据推动美联储采取加息行动

王青提出,近期美联储关注的两类数据持续走强,推动其做出加息决定,包括就业和通胀数据。最新数据显示,在劳动参与率企稳背景下,11月美国失业率为3.7%,连续三个月停留在49年以来的最低点,也低于4.3%左右的充分就业水平;在物价方面,美联储关注的通胀指标PCE(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在10月为2.0%,尽管近期略有回落,但仍达到美联储设定的通胀目标。

本次议息会议后美联储公布的利率预期点阵图显示,2019年将再加息2次。王青判断,鉴于当前美国已进入充分就业状态,而通胀数据总体仍处于温和水平,因此未来通胀走势对美联储加息决定将有更为重要的影响。从历史数据来看,美国国内薪酬增速与通胀水平密切相关,考虑到美国经济增速趋于回落,2019年美国薪酬增速及通胀走势均可能有所下行。因此,对未来通胀走势趋于温和的判断以及对经济下行风险的担忧,促使美联储调降了明年的加息次数预期。

历史数据表明,在每一轮加息周期中,美联储最终的政策利率通常会高于中性利率1个百分点。目前美联储认定的短期均衡利率约为2.8%,这意味着本次加息的顶点有可能在3.8%左右。当前政策利率为2.25%-2.5%,或表明未来美联储还有约1.3个百分点的加息空间。这样看,2019-2020年美联储加息节奏可能放缓,但加息的方向难以根本改变。

国内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预计央行将选择不跟进加息

王青表示,近期央行已多次强调要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货币政策应该坚持“以我为主”,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结合央行下半年以来已将流动性管理目标从“合理稳定”调整为“合理充裕”,因此判断此次美联储加息后,我国央行将不会跟进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对于2019年央行是否有可能下调公开市场利率、甚至基准利率,王青分析,2019年外部不确定性很大,经济下行压力还有加大的可能,但“降息”在央行的政策选项中仍处于较为靠后的位置。首先,当前约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关键不在资金成本,降息的必要性不足。为推动“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引导资金流向“缺水”的实体经济,监管层将继续完善“几家抬”机制,其中央行或将再实施3-4次降准,并着力通过“三支箭”政策组合等直接方式,推动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其次,在全球金融环境收紧的大背景下,央行也需要兼顾利率、汇率和跨境资金流动之间的内外部平衡。由此,除非明年宏观经济增速面临滑出底线风险,否则央行实施降息的可能性很低。未来一段时期国内利率将保持“不升不降”格局。

在本次美联储加息决定前夕,央行于12月19日推出了“定向MLF(中期借贷便利)”措施,即对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大、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提供三年MLF资金,操作利率比现有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对此,部分机构将其解读为“定向降息”。王青认为,该措施与今年6月20日出台的银行税收优惠政策——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以及7月出台的对加大普通贷款投放、投资中低评级信用债的银行给予额外MLF等政策并无本质上的不同,都是引导银行资金加大流入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一种激励举措,旨在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降息”行动,也不会产生全面宽松效应。